【康养胜地 人文兴义】卡法的红色记忆

【康养胜地 人文兴义】卡法的红色记忆

这里曾是一片红色的热土。1933年至1940年,红军独立师第六十三团一营一连连长牙永平,在这里屯兵七年半,建立了贵州第一个军队党支部。当我走进卡法连队纪念馆,那段悲壮而又可歌可泣的历史,便浮现在眼前。

牙永平,原名牙平升,壮族,1909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凌云(今天峨)县天峨乡(今向阳镇)安平村林佑屯的一个农民家庭,少时备受封建地主压迫欺凌。牙永平在家中排行老大,下有两个弟弟。

1925年的一天,恶霸地主带家丁到他家收租,父亲因交不起地租,被地主捆绑抓去毒打,最后被杀害。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两个弟弟逃到山洞里躲避,恶贯满盈的恶霸地主,立刻派人到他家烧杀抢掠。见不到牙永平家人,就拷打逼迫乡亲们,说出他母亲和弟弟的下落,有村民因招架不住惨无人道的毒打,就说了牙永平母亲和弟弟躲藏的地点。地主就带人到山洞里搜查,然后竟将牙永平的两个弟弟,推下了山崖,摔死在石头上;母亲被恶霸抓回去后,也被推下了红水河,活活淹死。

牙永平家惨遭变故的当天,年仅16岁的牙永平,因为去了亲戚家,才逃过一劫。从那以后,牙永平便成了无家可归之人。为了逃避恶霸地主斩草除根的追捕,他背负着家破人亡的深仇大恨,逃到离家很远的天峨县六排乡八打屯寨子,这里住着他的一个远房伯父,牙永平就暂时躲在他家避难。伯父名叫牙春祥,是岜暮赤卫军头领,手里掌握有30多人枪,也算小有势力的武装头目。牙永平年轻有为,血气方刚,深得伯父的赏识,伯父膝下又无儿女,于是便认牙永平作义子。从那以后,牙永平便下定决心,跟着义父开始革命事业。

1927年,义父惨遭凌云县民团头领黄昆山杀害,牙永平便继承父志,接管了义父的队伍,在当地与黑恶势力作斗争。12月11日,由、张云逸、陈洪涛、韦拔群等领导的广西警备第四大队、教导总队和右江农军2800余人,在百色起义,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张云逸任军长,任前敌委员会书记、政治委员。2月1日,、李明瑞、俞作豫等在龙州发动起义,创建了红八军和左江苏维埃政府,俞作豫任军长,兼政治委员,李明瑞任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至此,初步形成了左右江革命根据地。1930年7月16日,牙永平岜暮支部吸收为党员。

不久,红八军遭到敌军袭击失败,余部转移到右江,编入红七军。11月初,红七军在河池整编后,按全国红军统一番号编为十九师、二十师及二十一师。十九师和二十师随,开赴江西会合中央红军,二十一师(后改称独立师)由韦拔群担任师长,带领部队留在广西右江革命根据地,坚持武装斗争。为跟上爱国志士的革命步伐,牙永平带领队伍,参加了韦拔群的中国工农红军,被收编为独立师六十一团一营一连,牙永平任连长。

1932年5月1日,红军右江独立师师部派牙永平率连队回林佑屯建立临时据点。时年6月,红军在林佑屯建立黔桂边委员会和革命委员会,牙永平被委任为委员。9月下旬,红七军21师(独立师)63团一营,在天峨县甘孟山上,受到敌人的重兵围攻,为掩护大部队撤退,几名战士弹石俱尽后,跳下悬崖英勇牺牲。甘孟战斗失利后,韦拔群师长遇害,二十一师处境极端困难,敌人疯狂捕杀革命志士,围剿右江革命根据地。二十一师各级领导和右江苏维埃政府部分干部,被迫转移到望谟的蔗香和板陈一带,开展地下工作。

为了保存边委实力,1933年初,连长牙永平和指导员黄世新,率领红军连队转移到乐业县西马乡。后因敌人穷追不舍,又从广西壮族自治区境内进入贵州。经过几天几夜的跋涉,终于摆脱了追兵,来到红水可北岸的一个小山村。这个小山村四周环山,山上森林密布,险要而且隐蔽。当时只有六户人家,住在山腰上,门前一块宽敞的草坪,坡谷有一小溪环山而流,非常适合安营扎寨。牙永平决定就在此地屯兵,这就是望谟县的卡法村,牙永平率队就此安定下来,不曾想一住就是七年多的时间。

牙永平进入卡法时,临近的蔗香板陈,有一个雄霸一方的王海平。他的部队隶属警察部队,主管蔗香码头航运。可是王海平却是一个友好人士,他将和红军待若上宾,与和红军交往密切。这也为牙永平的队伍,提供了躲避打击报复的条件。牙永平在卡法屯兵的公开身份,是贵州省水上西路纵队司令王海平部独立连连长,秘密身份是卡法支部成员、黔桂边委委员。

当时跟随牙永平一同前往卡法的,还有牙永平的家眷和部分战士家属。为了掩人耳目,牙永平连部都是持枪穿便装。刚进入卡法村寨时,只见一个放牛娃在山上放牛,见到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误认为是土匪来了,放牛娃立刻跑回家去,告诉家人。村子里的陆姓村民们,便携家带口,往山上的森林里躲避。当红军敲门时,家家户户空无一人,红军只好在院坝里暂时安顿。

足足一天过去了,才有一个胆大的村民,回来试探情况。只见他悄悄躲在隐蔽的地方观望,紧盯着牙永平的部队。后来他发现部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既没有破门而入,也没有私自取走他们家里的物品。这才打消了顾虑,渐渐向队伍靠近。被红军发现后,红军就招呼他回家,还拉着手跟他交谈:“我们是老百姓的部队,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在了解情况后,这个村民发现红军态度十分友好,确确实实不是坏人,于是就返回山上,给村民们传话,让他们赶快回家。

在卡法屯兵后,举家带口的,老住在老百姓家里,极不方便,战士们就自己动手,搭建茅草房,五间给连部的战士住,带家眷的各自搭建一间。住的地方解决后,为了解决吃饭问题,红军战士自己开荒种地。渐渐地,村民们和红军在一起生活,农忙时节,红军还帮农户干活,有说有笑亲如一家。这支红军队伍虽小,但纪律十分严明,他们从不乱拿农户的东西,即便是农户主动给他们的东西,他们都会拿钱购买。为了持枪练兵,他们就修建练兵场,不劳动时就练兵,妇女们就帮忙做一些煮饭、洗衣、种菜、缝补等轻活。

1933年6月,在牙永平的组织下,成立了在贵州的第一个军队党支部——卡法支部,牙永平任支部书记,当时60名红军战士,有十来名党员。卡法支部在望谟一带,影响很大,活动在麻山、乐旺、武邑、纳夜、伏开、大观、新屯、乐康、蛮结、乐宽一带,负责社会治安。他们除暴安良,保障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那时,卡法周边土匪猖獗,当地老百姓生灵涂炭,为了维护一方治安,牙永平连队在周边,设立了几个秘密联络站,狠狠地打击了地方的恶霸土匪势力。期间,他们消灭了老王山惯匪简世奎、简世旺、简世举,把他们劫掳的百姓财物夺回,发还给受害者,老百姓称赞牙永平“了不起、真好!”还有老百姓的土地纠纷、婚丧嫁娶纠纷,以及偷牛盗马等矛盾,都到卡法来找卡法连队的红军战士解决。比如,乐康的何某,偷了人家的马,失主告到卡法,牙永平就在渡邑场坝,逮住何某,将马匹夺过来,归还失主。纳坝黎炳先与新屯寨个别头面人物有矛盾,黎便将从纳坝流向新屯的水源截住,致使新屯人畜用水受到极大威胁。黎炳先是纳坝的一条地头蛇,手头握有几支枪,新屯群众很是无奈,只好到卡法诉苦,请求牙永平出面解决。牙永平派红军排长李发荣、牙兰亭,率二十多人到纳坝与黎炳先交涉,黎炳先再也不敢断水了。那时望谟新屯一带,盗贼蜂涌,惊扰民众,村民苦不堪言,在群众的极力请求下,牙永平派副连长兼第三排排长黄德光,带领部分战士到新屯一带,进行剿捕。

牙永平的连队,还在卡法创办学堂,教当地的娃娃读书,教老百姓认字,不识字的战士,也跟着学习文化知识。

卡法连队既是战斗队,也是宣传队,除整治社会治安,让人民安居乐业外,每到一处,都向群众宣传的政治主张,让人们知道,卡法连队是一支新型的革命队伍。

牙永平在卡法屯兵,为当地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事例举不胜举。从此,牙永平连队在黔桂边声威日振,不少进步青年,慕名来到卡法,加入连队。各地小有武装的实力派,都依附卡法连队变成了分队,有交赖分队、过高分队、打乌分队等,每个分队三四十人不等,部队不断壮大起来。

1934年4月,牙永平与王海平的小姨妹结成了夫妻,借王海平的关系筹措粮款、扩充队伍,接济黔桂边委和红军队伍。卡法连队的一部分军备开支,都由板陈的王海平赞助,王海平还把蔗香的渡邑渡口关税,拿给牙永平连部收当军饷;绞龙一带的农田税、上粮也归牙永平连部。为了壮大连队建设,牙永平连部招兵买马,最后发展到100多人。到1938年,转来和发展的党员,已达60名,党员占到了连队人数的二分之一。

队伍扩大了,但要提高战斗力,必须有武器弹药。为此,牙永平决定在卡法,办一个小型兵工厂,右江革命根据地兵工厂的造枪技术工人李荣光,就在卡法连队,当时缺少的就是购买钢材和机器的经费。于是,牙永平利用与社会上层人物交往中结识的“老亲”关系,从乐旺的地主乡长韦有珠家,借了一千多块大洋,办起了兵工厂。兵工厂秘密设在距卡法约一公里、极其隐蔽的茂黄山。

王海平负责解决兵工厂的部分钢材供给和运输问题,李荣光绘制图案,交到王海平的板陈兵工总厂,按图制成毛坯零件,再送到卡法,由李荣光指导工人,磨细刨光,装配成,日产一两支。

后来,牙永平又通过王海平,认识了大观坡王的地方势力友好人物罗开舜,在罗开舜的推动下,红军连队又在大观的坡王,建立了另一个兵工厂。卡法连队派技术师傅、工人到坡王兵工厂指导和工作,每月生产步枪30支以上和近千发子弹。

当时王海平与地下党频繁接触,视和红军为友人,但他部下一个名叫王建宏的营长,一直极力反对。1939年大约六月中旬,牙永平接到王海平去板陈商谈兵工厂事宜的通知。当时,牙永平因开水烫伤脚趾,无法前往,而由他的侄子牙兰亭、韦强和王三出面代替。王建宏得知情况后,随即带人埋伏在乐康一带的山沟里,当牙兰亭等三人,途中下到一处水塘洗澡时,被王建宏包围。牙兰亭、韦强当场牺牲,王三带伤冲出包围,返回了卡法。在这件事情发生后,到板陈运输零件毛坯的路程,改为水路,而且多由牙永平夫妇亲自押运。

1940年2月,白崇禧嫡系牙玉璠见利忘义,置宗族亲人的安全于不顾,秘密接受了广西剿共司令白崇禧的利诱,带了9个人、2万发子弹,来到卡法,找牙永平谈判,诱骗牙永平说是为了国共合作,共同抗日。

谈判结束后,牙永平也没有过多的考虑。过了几天,他便开始行动,命令部队收拾行装,离开卡法革命根据地。他们日夜行宿,爬山涉水,经过数日的艰苦徒步行军,来到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乐业陇纳罗兰棋家,然后马上请人给部队加工制作旗帜。旗帜制作好后,他们梦想着能早日收复失地,于是牙永平就扛着旗帜,率领部队匆匆向牙玉璠司令家开去。

牙永平的队伍,来到距离牙玉璠家不远的一个寨子时,牙玉璠叫人传话,让他们先在寨子里休息,等待白崇禧的抗日作战通知。眼看一个星期过去了,一条消息都没收到。一天,寨子四周突然枪声大作,后经仔细打探才发现,原来是保安团和地方民团,突然袭击牙永平连部。得知真相的牙永平,如遭五雷轰顶。他马上调整状态,集中力量指挥部队进行突击,经过一阵激烈的奋战,终于撕出一个血口,冲破重围。休整后才发现,红军战士伤亡过半,他们只得沿途返回卡法。

当时卡法连队的活动,渐渐被周边的政府所察觉。1940年3月成立望谟县后,就派出一支保安团,以视察“江防”为名,企图用武力围剿卡法连队。当时保安团兵分两路,一路为团长蒋贤甫率队,约王海平同行乘船下渡邑,打算在那里围剿遭伏击后沿途返回的卡法连队,同时解决王海平。另一路由刘时范率保安团罗一农大队,进驻卡法北面的平和一带,两路夹攻。但牙永平早已知道保安团的动向,绕开了敌人的围堵。刘时范、蒋贤甫围堵失败后,就立刻下令急速赶到卡法,将卡法连队的营房全部烧毁。

1940年7月下旬,牙永平率带六十多人枪回到卡法时,卡法营房全是一片瓦砾,红军连队只好暂住民房,后来战士们又重修连部营房。

牙永平带领部队回到卡法后,他的秘密身份彻底暴露了。望谟县政府县长张森,得知牙永平率连队回卡法后,便与保安团大队长罗一农密谋,委派牙永平岳叔韦有珠、老庚王建坤和一个姓朱的保安,到卡法见牙永平,并带了一封公函,说是邀请他去望谟县城,与县长张森进行所谓“商讨国共联合抗日事宜”。由于是自家亲戚和好朋友邀请,牙永平未加防范,毅然应诺。1940年7月27日早上,牙永平带上秘书黄八,还有罗政明、黄明辉、阿曹、牙秀峰、陆万元等十二名战士临时组成的警卫班随行,当天下午到达望谟县府,张森把他们安排在招待所住下。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牙永平就派两名战士,一名是他的堂弟牙秀峰,一名是他的堂妹夫陆万元,先回卡法给家人报平安。谁知7月28日上午,罗一农召见牙永平和他的秘书黄八,他们二位刚进入罗一农的办公室,来不及防范,就被事先安排的敌人抓捕。这一天正是望谟赶场天,被五花大绑的牙永平和黄八,在押过大街时,不断向围观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反动派的阴谋,慷慨激昂,视死如归。当天,在县城边的一棵大榕树下,两人被残忍杀害,英勇就义。牙永平壮志未酬,含恨而死,时年33岁。

被抓的九名战士中,除阿曹在混乱之际挣脱得以逃脱外,其余8名战士,也在7月30日被保安团杀害。阿曹连夜赶回卡法,告知大家这一噩耗后,战士们及其家属悲痛欲绝。为了防止敌人追杀,当晚连队就召开紧急会议,部队连夜撤往广西。第二天,保安团大队长罗一农,带了一个营的兵力,到卡法围剿,却扑了个空,然后气势汹汹地,第二次放火烧光了卡法连队的营地。

如今,当年的卡法连部,建起了红军纪念馆,红军的练兵场,改造成了如今的卡法小学。

本文的写作,除了查阅《望谟县志》《中国望谟县历史》等史料,还采访了牙永平的外侄子陆仕贵、卡法村的老支书陆昌辉、寨老黄光礼、村主任田发勋等。

陆仕贵是卡法小学退休教师、老校长。他的母亲牙爱,是牙永平的堂妹;陆仕贵的外公牙春会,1928年在广西老家被反动派杀害;1930年,外婆又身患重病去世。当时,陆仕贵的母亲牙爱才15岁。牙永平见堂妹可怜,于是就把她带在身边,一起随军。

陆仕贵的父亲陆万元,1917年12月出生,读过私塾、懂些文化,1934年被牙永平招到连部当了红军。因老实本分又能干,深得牙永平赏识。为了给堂妹牙爱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于是选定陆万元作为备选人。1939年,牙永平撮合堂妹嫁给了陆万元,两名红军战士,就这样结为了革命夫妻。

牙永平遇害后,连队将士远走广西,陆万元和牙爱,为了防止保安团的追杀,就躲到陆万元的远方亲戚家避难近一年时间。风声平息后,才回到卡法隐居安家落户。陆万元和牙爱,共生了5个子女,前面两个儿子在缺医少药的时代,相继病死。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和一对双胞胎儿子,其中的孪生子之一,就是退休教师陆仕贵。

陆仕贵在卡法小学,从民办教师到转为国家正式教师,最后当上校长直至退休,在教育事业上奋斗了40年。他一边教授科学文化知识,一边宣传红色文化,向一代又一代的年轻孩子,讲述牙永平红军连队在卡法的故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