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中国踢了7年球是中国联赛培养的喀麦隆国脚曾揭假球丑恶

他在中国踢了7年球是中国联赛培养的喀麦隆国脚曾揭假球丑恶

提起图穆,很多资历老一些的球迷都会想起那个经常留着怪异发型的喀麦隆黑大个。图穆曾经辗转于深圳平安、云南红塔、广州吉利、浙江绿城、厦门红狮等多家中国俱乐部。这位门前冲击力极强的喀麦隆中锋属于典型的即插即用的外援,场上作风勇猛,精通普通话甚至粤语,在其效力的每一家球队都给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

1998年,年仅20岁的图穆从韩国浦项制铁转会到甲A联赛的深圳平安俱乐部,帮助深圳平安完成保级大业。1999年,在为深圳平安踢了数轮甲A联赛并有2球入账的图穆被埃塞俄比亚国脚艾里替换,转投前国家队主教练戚务生执教的云南红塔。在云南红塔,图穆和福迪组成了锋线上的“黑风双煞”组合,为云南红塔升入甲A立下了汗马功劳。

升入甲A联赛后,虽然云南红塔买断了图穆的合同,但是主教练戚务生认为图穆虽然年轻、身体好、速度快,但是脚下技术还略显粗糙,所以在最后报名的时候放弃了图穆。2001赛季,甲A联赛实行4个外援的政策,图穆作为俄罗斯前国脚基里亚科夫的补充,留在了云南红塔。

2001甲B联赛下半赛季,因为外援发挥不理想,广州吉利从云南红塔租借来了图穆。在广州吉利,图穆和民主刚果外援卡塔纳伊组成“黑风双煞”,帮助广州吉利一路攀升,极有希望冲击甲A联赛。

2001年甲B联赛倒数第2轮,广州吉利客场挑战上海中远。这场比赛的胜负将直接决定球队能否打入下赛季的甲A联赛。在赛前得知母亲去世的图穆强忍悲痛,在比赛中打入一球。但是在比赛即将结束前,上海中远打入一粒越位进球反超了比分。广州吉利的球员和教练员抗议无果,场面一度极其混乱。图穆脱下上衣,从教练那里要来了几张百元大钞朝看台挥舞,高喊:“No money,football!”

赛后,中国足协对图穆开出了“停赛8场,罚款2万元人民币”的极其严厉的处罚。图穆对中国足协的处罚表示不理解和愤怒,因为这样的处罚相当于砸了图穆的饭碗。后来广州吉利向足协控诉有人在和上海中远的比赛前给图穆开价35万,让图穆在比赛中“放水”。并不买账的图穆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广州吉利俱乐部。

当年足坛“扫黑除恶”的急先锋,浙江绿城老板宋卫平非常欣赏正直的图穆,即便图穆受到停赛8场的处罚,依旧把图穆招致麾下。图穆也非常感激宋卫平的信任,表示要“每场比赛进一个球”,并且在解禁复出后表现出了极佳的竞技状态。

2004赛季,效力于厦门蓝狮的图穆在比赛中表现极为出色,经常在比赛中独中两元,还曾经上演帽子戏法。图穆出色的表现吸引了喀麦隆国家队的注意,喀麦隆把图穆招入阵中,参加2006年世界杯预选赛。在对阵苏丹的世界杯预选赛中,图穆第一次代表喀麦隆国家队出场。

入选喀麦隆国家队的图穆非常兴奋。在对阵浙江绿城的比赛中,攻入个人第二球的图穆兴奋的脱下厦门蓝狮的球衣,露出喀麦隆国家队的球衣庆祝,吃到了比赛中的第二张黄牌被罚上看台。

2005年,图穆离开了奋斗8年的中国,加盟了法乙球队布雷斯特。后来图穆还曾经效力于比利时足球甲级联赛的穆斯克隆和维斯特洛等球队。在2007-2008赛季,图穆曾代表比甲穆斯克隆半赛季就打入12粒进球。但是因为代表喀麦隆参加非洲杯时染上了疟疾,图穆不得不缺席了该赛季下半程的大多数比赛。

图穆是中国职业联赛中“实用”外援的典型代表。老帅戚务生对图穆念念不忘,在接受媒体采访点评“金元足球”时,戚务生就评价图穆说:“十几万美元的价格,实用性很强。”现在金元足球潮已经退去,我们开始怀念图穆这样即插即用的好外援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