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洛宁:芬兰首位女总统未婚生子带同居15年男友入住

哈洛宁:芬兰首位女总统未婚生子带同居15年男友入住

塔里娅%uB7哈洛宁算起来今年78岁,她是芬兰第一位女司法部长、第一位女外交部长,更是芬兰第一位女总统。她平民出身,家里没矿也无人从政,她是工人社区走出的、全靠自己打拼才成为总统的女人。当选芬兰总统的时候,她是一位未婚的单身母亲,当选总统后,她带着同居15年的男友一起入住。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她都太独特了,她是成功的,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她的成功也激励了无数芬兰女性,追求更加独立的自我。

1943年12月24日塔里娅%uB7哈洛宁出生在芬兰的卡利奥区,这里是传统的工人社区,他们家是典型的工人家庭,她出生前父亲是一名焊工,母亲是一名化妆师,到她出生的时候,她父亲奔赴在二战前线,母亲则在鞋厂工作。

二战结束后,她父母离婚,那会她还不到两岁,后来她母亲再婚,继父是一名电工,在社区是比较活跃的人。

那个年代的芬兰,工人是社会底层的代表,生活条件很是困苦,她母亲就经常跟她讨论工人的各种困难。所以,她从童年起就亲身体会了工人的不易。

虽然是重组家庭,但是对哈洛宁来说,她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她母亲和继父都是非常勤劳善良诚实的人,尤其是她母亲,无论生活给了她什么,她都不会抱怨,是个很有韧性的女人。

她父母很重视教育,坚信教育对女儿的成长很重要,所以他们一直支持女儿求学,就这样,哈洛宁7岁开始上学,之后顺利完成学业,考上了大学。因为她从小就想当一名画家,所以19岁考入大学的时候,她选择学习艺术史。大学第一年的生活,激发了她小时候曾立下的志向,也就是要帮工人改变生存状态,所以在第二年秋季的时候,她把专业改成了法学,并最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专门研究刑法。

简单来说,哈洛宁从小所在的社会氛围,父母的言传身教,他们身上那些优良的品质,在未来都会对她产生深远的影响。

哈洛宁在大学毕业前一年开始参加工作,她在一家信用监控公司当律师,之后去了在工会当律师,是第一个跟工人一起工作的女性律师。有天她在办公室接到一个工厂的电话,对方要找律师,当她告诉对方,她就是律师的时候,对方说,“什么时候,女性当律师了?”她回说,“从今天早上开始”。

从那之后,人们开始慢慢接受了她这位女性律师,也是从这开始,她意识到“总会有人成为’第一个’”,同时她也明白,作为女性,被更多人的看见,就意味着“如果我犯了错,也许会被贴上女性犯了错”。在工会的工作,让她开始对政治产生了兴趣。因为工作表现出色,在她27岁的时候,她获得了芬兰中央工会组织的律师职位,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在该协会工作的女性。

第二年,她加入了芬兰的社会,从此开始了她的政治生涯。要说的是,在她从政的时候,很少有女性从政,跟世界上大多数女性一样,女性的职责更多的是照顾家庭,养儿育女。

哈洛宁积极、热情,是一个做事非常认真的人,她奉行的做事原则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凭借出色的工作成绩和个人魅力,她一路从工会律师,议会秘书,国会议员,议会社卫委主席,社会部长,卫生部长,第一位女司法部长,第一位女外交部长,代表芬兰第一次担当欧盟轮值主席,一路做到了芬兰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并于6年任期后通过选举连任总统。

基于她的成长环境和工作经历,从政以来,哈洛宁一直坚持为平民代言,主张公正、平等的就业和教育环境,并极力维护现行的福利制度。在她任职期间,芬兰政府的支持率高达80%。

到此,这位红头发的女人,从工人社区走出来的女人,成为了芬兰人最爱戴的人物之一。说起来,哈洛宁在保守的人眼里,是个非常另类的人。

从年轻时代起,哈洛宁就是一个激进主义者。比如,她强调保护吉卜赛族等少数民族的利益,保护同性恋者的权益,是芬兰4%不信教者之一。

当哈洛宁参加总统竞选的时候,她自身最令人瞩目的一项就是,她未婚却是个20多岁女孩的母亲。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早在她在国会工作的时候,她就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一起上班的。因为,“我的孩子当时还很小,还需要哺乳,所以我必须带着她”。当时女议员本来就很少,未婚生子的女议员更少,未婚生子还带着孩子到国会上班的女议员,她是第一个。她的行为肯定是不被认同的,但也因如此,不但开了先例,还通过女性议员们的努力,女议员有了更多的权益,这些无疑会影响整个芬兰。

早年未婚生子,现在又未婚同居,还有上面说的那么多个性的地方,这些都成了竞选总统时,保守派的攻击要点。但是,哈洛宁并没有因为任何一条,做出改变。

她说,“作为一个女人,我希望有美满的家庭生活,婚姻的不幸不是我的愿望,母亲和我经历的单亲家庭,让我切身了解了普遍存在的单亲社会问题,这应该引起我们的政府和社会的关注;参加性平等组织并非鼓励同性恋,而是希望社会不要抛弃这样一个事实存在的群体。”

她一直在践行,我为我一生奉行的价值观而奋斗。总之,她的坦率,她的个性,她的真诚反而赢得了更多的好评。

哈洛宁的女儿是她早年跟同居的一位律师所生,这时她的同居男友叫阿拉亚维,两人年龄相仿,当时已经同居15年。说是同居,但是两人并没住在一起,而是住对门。

论出身阶层的话,阿拉亚尔维出身于中产家庭,母亲是教授。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博学多才,之后在国会任职,是法律专家。

两人是在职场恋人,那时哈洛宁是主席,阿拉亚尔维是秘书之一,他们有共同语言,志同道合。在此之前,阿拉亚尔维有过两次婚姻,有一个儿子。

两个成熟的人,都有过感情经历,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既然相爱,很自然就同居了。为了让两人有各自独立的空间,他们并没有住在一起,阿拉亚尔维搬到了哈洛宁家的对面。这样他们既能保持亲密距离,又有私人空间,各自独立。两人都觉得这样的方式很好。

其实,在芬兰,同居是很正常的事情,跟结婚、离婚一样很平常。当哈洛宁当选总统,也说明了芬兰人对此并不介意。

但是,在国会工作的阿拉亚尔维考虑到,国会是监督机构,为避嫌,他选择主动辞职,另谋了一份搞研究的工作。再者,即便女友哈洛宁成了总统,他也没有想着一定要跟哈洛宁结婚,这些都说明了两人的感情确实很好,毕竟做成功、伟大女人背后的男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是没有名分的。

一直以来,哈洛宁和阿拉亚尔维的生活方式,都没有什么问题。他们都认为结婚不结婚的,只要他们享受当下的生活就好,自己觉得幸福就好,他们也从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但是,哈洛宁成为总统带着阿拉亚尔维入住,这种方式就遇到了问题。

丈夫?两人没有结婚,这称呼是不合适的。生活伴侣?约50%的芬兰人觉得合适,但对外还是让人觉得尴尬。男人?“总统跟她的男人阿拉亚尔维”,这听着总觉得别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哈洛宁第一次妥协了,她和阿拉亚尔维认真考虑后,在就任总统的第六个月,两人举行了一场婚礼。

没有热闹的场面,没有去教堂,仪式非常简单,到场的30人都是亲朋好友,哈洛宁的女儿和阿拉亚尔维的儿子是伴娘伴郎。等媒体知道的时候,56岁的哈洛宁已经成为了阿拉亚尔维的妻子。

总的来说,塔里娅・哈洛宁作为芬兰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统,她有个性,有能力,是芬兰最受欢迎的总统之一,她跟世界其他女领袖相比,又非常与众不同,因为她出身普通,来自平民家庭,她也没有靠男人,是凭借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一步步走到了职业的最高点,她非常独立自主,在感情上的处理上也显得那么不同常。说到底,她都是在践行着自己我为我一生奉行的价值观而奋斗”的座右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