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道理很通俗

有些道理很通俗

近期院线热映的美国电影《太空一号》是一部很好看的科幻片,故事并不复杂,情节也没有太大的突破,爆米花电影本来没有什么可议论的热点,唯一引人注目的,是这部娱乐片的编剧和监制是法国导演吕克贝松以拍摄《第五元素》、《圣女贞德》等优秀影片而与斯皮尔伯格齐名的著名导演。

《天空一号》的故事发生在未来的世界里。警探斯诺被人陷害,将面临终生监禁,而监狱是远在太空深处的“太空一号”在未来,人类将重刑犯都押往“太空一号”,用冷冻的办法囚禁起来。

“太空一号”的存在一直让人权组织担心其成为迫害犯人的工具,总统的女儿艾米丽作为人权组织代表,前往“太空一号”考察,在那里她的保镖为防意外,偷偷将带进审讯室,而这一冒险行为让所有人付出了代价:犯人夺枪反抗,将所有人劫为人质。

本来要被送往“太空一号”关押的斯诺临时改变行程,虽然目的地还是“太空一号”,但任务却是解救总统的女儿。斯诺接受这个任务另有原因,他想去“太空一号”救好友梅斯,原来在被捕前,斯诺曾将一个手提箱交给梅斯,而这个手提箱可以证明斯诺的清白。

斯诺登上“太空一号”,百般周折救出了艾米丽,而后两人深入监狱内部寻找梅斯。可此时的梅斯已经因为冷冻而丧失了记忆。“太空一号”与卫星发生碰撞,梅斯被防护门反锁,临死前他留下了手提箱的线索。

斯诺和艾米丽被武装犯人包围,斯诺重伤,艾米丽被抓回控制室,犯人内讧让苏醒过来的斯诺抓住机会再次救出了艾米丽。损坏的“太空一号”向地球撞去,这时总统要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武力摧毁“太空一号”。但到最后他仍在犹豫,因为女儿还没有救出来。

斯诺和艾米丽最终找到了救生设备,在“太空一号”被炸毁前,两人逃了出来。斯诺再次被抓,艾米丽根据梅斯留下的线索,终于找到了那个手提箱,但手提箱里却空空如也

《太空一号》的故事让人想起早前的《空军一号》、《空中监狱》,更让人想起吕克贝松自己的作品《飓风营救》,甚至有评论就说,这是一部太空版的飓风营救。一般而言,似曾相识的故事总会削弱电影的可看性,但《太空一号》还是能让人坚持看到最后,其中最大的看点在于男主角的塑造:带点痞样的警探、大段幽默的台词,再加上吕克贝松式的武打动作,一个硬伤很多的故事,也被讲得头头是道。

被影迷热议的是,大师吕克贝松也编写这样烂俗的剧本。其实看过了电影,大多数人都会发现《太空一号》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说它是科幻片,电影只借用了未来的时间和地点;说它是监狱片,监狱和犯人只不过构成故事的大背景;说它是营救片,救人的过程又太过于简单。那么吕克贝松到底要表达什么?

说到底,还是对于人性与人权的解读,未来的世界里,犯人就要被抛弃到外太空,在那里他们可以被无期限地关押,并被用于各种实验,这种对未来世界泯灭人性、压制人权的不满,更有对当今美国人权现状的某种影射,到了电影里,由总统的女儿艾米丽来完成真相的揭露,就显得更为戏剧化。

作为娱乐片,《太空一号》里深藏的道理几乎被宏大炫目的场景和眼花缭乱的打斗所淹没,这也没关系,有些道理本来就很通俗,《太空一号》只是提供了一个开始,让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去看待我们的未来。

导演:詹姆斯马瑟 / 斯蒂芬圣莱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