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的双面间谍“金刚”:被捕时竟然找不到一副适合他的手铐

二战时期的双面间谍“金刚”:被捕时竟然找不到一副适合他的手铐

说的是1944年6月,盟军从诺曼底成功登陆后,接近300万盟军如潮水般涌入欧洲大陆,势如破竹。

深受鼓舞的盟军将领们认为只要加紧猛攻,便可以打开通路,直捣纳粹大本营柏林。

采用类似“蛙跳”的战术,依次在荷兰100公里战役纵深的埃因霍温、奈梅根和阿纳姆三地实施空降,夺取荷兰境内主要河流上德军控制的一系列桥梁。

在马斯运河、瓦斯河以及莱茵河上建立桥头堡,然后配合沿大路快速移动的地面装甲部队一起渡河。

英国和波兰的空降部队始终无法夺取德军控制的阿纳姆大桥,英国陆军地面部队也无法推进到阿纳姆大桥跟前。

阿纳姆战役遭到惨败,令蒙哥马利元帅蒙羞,成了他戎马生涯中的一次滑铁卢之战。

9月17日清晨,盟军伞兵在那里刚落地,就大吃一惊,他们发现这里并不是德军的防御薄弱点。

德军两个装甲师已经在那里严阵以待,早已集结的大批德军装甲部队与各种轻重武器布好的火力交叉点在等候着他们的到来。

平托1889年出生于荷兰。他在巴黎大学攻读语言学期间,进入法国第二厅,成为一名间谍。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平托被派往德国进行谍报工作,由此开始长达30余年的反间谍生涯。

二战期间,平托与英国军情五处合作,对涌入英国的大批欧洲难民进行间谍甄别。

在长期的反间谍工作中,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凭着敏锐的嗅觉,能够在别人无法注意到的蛛丝马迹中发现问题。

那天,平托去布鲁塞尔宫廷饭店,为的是传讯审查一个名叫克里斯琴·林德曼斯的荷兰抵抗组织成员。

那次,平托在营地大门口,看见一个巨人般的壮汉,搂着两个嬉皮笑脸的与卫兵大吵大闹,要把她们带离营地,一旁还有许多荷兰青年围观欢呼起哄。

平托上校当然不会允许别人在他的辖区耍横,他训斥了这个家伙,还将此人袖子上随意佩戴的上尉军衔标志用力扯掉了。

平托陷入深思,如此一个壮汉,当着女人的面,在一群拥护者面前受到这样的侮辱,竟然会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就认怂了?

他曾经当过拳击手和摔跤手,格斗中还打死过人。因为他身体异常强壮,人们都称他为“金刚”。

林德曼斯大名鼎鼎,行动中勇敢顽强,多次成功破坏德国人的设施,射杀德军士兵。

在荷兰民众的眼中,他是民族英雄。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荷兰地下抵抗组织的领导人。

审讯时两人也招供了,可是德国人却并没有按照惯例处决他们,反而很快将他们释放了。

上校马上带人前往追捕,可是赶到她们的住处,却发现两名女间谍一个已经离奇地服毒自杀,另一个逃跑了。

继续的调查中,平托上校得知一个令他迷惑不解的消息:林德曼斯在一次抵抗组织的聚会中,被盖世太保抓获,肺部还被打中了一枪,在盖世太保的全力抢救下才活了下来。

林德曼斯被德国人开枪击中肺部,让平托上校百思不得其解:难倒盖世太保为了打消盟军反间谍部门的怀疑,真的舍得拿这样一个价值巨大的间谍的生命来冒险吗?

上校经过长时间思考分析,想到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林德曼斯是由德国自卫队等其他反间谍组织收买的,当时盖世太保根本不认识他,将他打伤后才知道是自己人。

于是,平托上校对荷兰抵抗组织总部发出了与林德曼斯在布鲁塞尔宫廷饭店的通知,准备对林德曼斯进行正面交锋。

倒是来了两名年轻的荷兰军人,他们告诉上校,林德曼斯已经出发执行其它任务去了,但是目的地不能透露。

平托上校事先并不知道盟军“市场花园行动”的伞兵空降计划,直到3天后阿纳姆战役盟军惨败的消息传来。

平托上校才知道,林德曼斯那天是受盟军情报部门指派,潜入阿纳姆地区,通知当地抵抗组织,准备迎接3天后空降的盟军伞兵。

恰恰就在飞机侦察后的当天夜里,两个德军装甲师悄然而至,占据了这一带的战略要地。

此战,德军以200多人伤亡的微小代价,让英国精锐的空降兵第1师损失大半。

这一切反常情况,林德曼斯显然不能洗脱干系。可是,还是没有直接的证据去怀疑一个国家抵抗组织的领导人。

平托上校向盟军最高统帅部提交了逮捕林德曼斯的报告,却没有获得批准,因为缺乏证据。

这天,平托上校在审查另一个有着间谍嫌疑的荷兰人维洛普的时候,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盒火柴,那是维洛普的物品,正在接受检查。

他将火柴头浸水后在纸上写起字来,字迹消失后,再用熨斗加热,字迹就又出现了。

求生的本能让维洛普招供出,他从自卫队德里贝根司令部的克塞维特上校那里,知道盟军在比利时和荷兰工作的间谍网的人员名单。

但是究竟是谁透露给克塞维特上校的,他却不肯交待了,想作为自己活命的交易筹码。

正是林德曼斯去自卫队总部,把盟军伞兵要空降的消息告诉了德军上校,并且具体地提供了,一个师的英国伞兵将于17日凌晨在阿纳姆空降的情报。

平托上校与荷兰反间谍局制定了抓捕方案,假称是给林德曼斯表彰授勋,安排了10名之多强壮的军警,才当场制服了这个庞然大物。

后来的审讯记录说明了,林德曼斯如何为了满足个人肮脏的欲望,罪行累累,沦为可耻卖国贼的过程。

那次林德曼斯的女友与弟弟被释放,正是他与自卫队交易的结果,条件是林德曼斯向德国人提供的一长串抵抗运动组织人员的名单。

而那次抵抗组织从医院把他救走,47名抵抗组织战士全部被埋伏的德军杀害,只留下他自己成功逃跑。

此外,为了得到了德国人的赏赐,林德曼斯不断地出卖组织,更是使得数百名抵抗组织战士被逮捕,受尽折磨而牺牲。

1946年6月,克里斯琴·林德曼斯在荷兰斯赫维宁根监狱医院吞服了80片阿斯匹林自杀,逃脱了法庭最后的审判。

发表评论